当前位置: 首页 > 次元资讯 > 正文

游戏王历史:从零开始的游戏王环境之旅第八期16

想要了解最新关于游戏王历史:从零开始的游戏王环境之旅第八期16的信息吗?我们通过搜罗整理了互联网上的一些关于游戏王历史:从零开始的游戏王环境之旅第八期16的全面信息之后给大家推荐阅读以下的内容,方便大家更好地知道游戏王历史:从零开始的游戏王环境之旅第八期16

本文由动漫之家编辑部编辑上音翻译,转载请注明

【游戏王环境史·目录】

游戏王 环境历史

第八期 历史16、“魔导书的神判”降临 屁股印卡

【前言】

请注意,本文是第八期历史15的后篇内容。

【魔导书的神判 游戏王版“风暴”的狂气】

正式卡包《LORD OF THE TACHYON GALAXY》产出的最糟糕的怪物,是一张叫做“魔导书的神判”的卡牌。

·这张卡发动的回合的结束阶段时,把最多有这张卡的发动后自己或者对方发动的魔法卡数量的‘魔导书的神判’以外名字带有‘魔导书’的魔法卡从自己牌组加入手牌。那之后,可以把因这个效果加入手牌的卡牌数量以下等级的1只魔法师族怪兽从牌组特殊召唤。‘魔导书的神判’1回合只能发动1张。

众所周知,这是【魔导书】系列最凶辅助卡,在第八期基本与【征龙】齐名。效果写的有点烦杂很难掌握全貌,但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张卡肯定哪里有问题,只要提到游戏王OCG脑抽卡肯定会想到它。

其凶恶性甚至让人不忍心提起,简单来说就是“完全不懂为什么会被印刷出来的卡”。它自己的强度自不用提,效果性质也和【魔导书】系列过于契合,已经到了游戏王OCG游戏系统不应该被允许存在的程度,这可不是一句“设计失误”就能总结的。

“魔导书的神判”让人最不能容忍的无疑是前半段的拟似风暴效果

这里我得提出一个其他卡牌游戏的用语,也就是“风暴”。“风暴”是《万智牌》中代表“根据卡牌发动数量来累计效果”的系统,“魔导书的神判”的大量检索效果正是以这个系统为基础。(※当然原版“风暴”效果是参照“发动前”而不是“发动后”,具体可以参照下图)

但在游戏王OCG中不存在法术力费用来限制行动次数,也就是说这张卡是以1回合中能够发动的魔法卡数量有限为前提而设计的,但这个概念也同样不存在于游戏王OCG的系统中,所以这种设计明显是有问题的。换言之游戏王的魔法卡全都是“0费瞬间·法术”,“风暴”系统所带来的危险性可不是本家能比的。

再加上本来【魔导书】就是一个擅长检索的系列,导致这个问题更加严重。

具体来说就是用“奥义之魔导书”等卡牌在维持手牌不减的情况下赚取魔法卡的发动次数,来实现手牌用的越多手牌越多这意义不明的状态。用“奥义之魔导书”检索“创造之魔导书”,然后再联系到“水卜之魔导书”“蜡板之魔导书”的话就能够确保检索3~5张卡。

奥义之魔导书“从牌组将1张‘奥义之魔导书’以外名字带‘魔导书’的卡加入手牌。‘奥义之魔导书’1回合只能发动1张。”

创造之魔导书“自己场上存在魔法师族怪兽的场合,将这张卡以外手牌中名字带‘魔导书’的1张卡给对手观看、以自己墓地中1张‘创造之魔导书’以外名字带‘魔导书’的通常魔法为对象才能发动。这张卡的效果变成和那张通常魔法卡发动时的效果相同。‘创造之魔导书’1回合只能发动1张。”

水卜之魔导书“选择自己场上1只魔法师族怪兽才能发动。直到这个回合结束阶段时为止,选择的怪兽攻击力上升1000、战斗破坏对手怪兽的场合,可以从牌组将1张名字带‘魔导书’的魔法卡加入手牌。‘水卜之魔导书’1回合只能发动1张。”

蜡板之魔导书“选择1张‘蜡板之魔导书’以外自己被除外、名字带‘魔导书’的魔法卡加入手牌。‘蜡板之魔导书’1回合只能发动1张。”

而且又因为同样的理由,“魔导书的神判”本身也非常容易被检索,所以能够十分稳定的实现上述COMBO。COMBO成功率和回报竟然成正比,完美复刻了“设计时就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吗?”的惨状。

·“朱丝蒂+朱诺”的不讲理组合

然而这张卡恐怖的地方还不只是它凶恶的性能。

当时给“魔导书的神判”定下恶名的,是它与“魔导教士 朱丝蒂”“魔导法士 朱诺”的不讲理组合

朱丝蒂“自己发动名字带有‘魔导书’的魔法卡的自己回合结束阶段时,将场上的这张卡从游戏中除外才能发动。从牌组将1只5星以上的光属性或暗属性魔法师族怪兽、以及1张名字带‘魔导书’的魔法卡加入手牌。‘魔导教士 朱丝蒂’的效果1回合只能使用1次。”

“从手牌中将3张名字带有‘魔导书’的魔法卡给对手展示才能发动。这张卡从手牌特殊召唤。另外,1回合1次,将自己手牌·墓地1张名字带‘魔导书’的魔法卡从游戏中除外才能发动。选择场上1张卡破坏。”

前面也提到过,“魔导书的神判”最有冲击力的效果就是它那类似“风暴”的效果,但后半段的拉怪效果也蕴含着相当的狂气。这个效果在性质上不过是可以轻易拉出上级以上的怪兽而已,但它的限制却只有种族,对于【魔法师族】来说它的拉怪条件宽松的和“遗言状”有一拼

姑且选了一个结束阶段这个比较难以被恶用的时间点,也算是能看出官方还是有调整强度的意图,但“魔导教士 朱丝蒂”的存在让这个调整变的毫无意义。

“魔导教士 朱丝蒂”拥有在结束阶段发动的检索效果,这个效果与“魔导书的神判”的拉怪效果完美契合。原本应该是负面效果的时点滞后特性反而成为了正面效果,还顺便满足了“魔导法士 朱诺”的特殊召唤条件,甚至又检索了第二张“魔导书的神判”,这个COMBO完美的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从最开始就故意设计成这样的。(※如果真的是巧合,那反而更厉害了……)

只要这个COMBO打出来,手牌数量就会超过上限,基本不用担心会被别人赚卡差赚死,甚至有的时候还需要节约牌组资源而控制检索数量。这套COMBO无疑是让“魔导书的神判”彻底放飞的元凶。

综上所述,“魔导书的神判”是一个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能看出异常的怪物,将游戏王OCG过去的常识完全颠覆。与同期的【征龙】不同,这张卡一眼就能看出效果很变态,让人完全搞不懂到底为什么会被设计出来。

只看单卡规格的话明显超出【征龙】,在现存的禁卡中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神判魔导】成立 受害者代表是【魔导书】?

这样的“魔导书的神判”自然对当时的【魔导书】产生了深刻影响。

在历史11中曾讲过,至当时为止【魔导书】都是一副纯正的控制系牌组,从远古的【水卜BEAT】时代不断积累研究。最开始略显强度不足,到2012年7月陆续在比赛中可以看到它的身影,再到年末终于爬上环境上位。

结果这段努力试错在“魔导书的神判”面前全部化为了泡影。

实际上“魔导书的神判”诞生后最大的受害者恐怕就是【魔导书】的使用者。他们不得不舍弃控制系牌组的应有理念、将全部精力花费到如何让“魔导书的神判”发挥作用这一点上,扼杀了【魔导书】本来的特色和魅力。

举例来说就像是在玩RPG游戏玩到中期突然被迫开挂一样,之后就很难维持最开始那样的热情了。大部分【魔导书】粉丝都认为,即便是允许了【神判】系统的存在,那也希望至少能够和【魔导书】划清界限。(※笔者就是因为这样的环境才换了【征龙】牌组。)

结果从那以后的【魔导书】全都被迫转变成了【神判魔导】,与【征龙】一起荒废了2013年上半期的环境。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征龙魔导环境】的降临过程,距离上一个黑暗时期【暗黑俯冲轰炸机合战】环境相差了大概2个世代。

【神判魔导】全盛期到来 瞬间登顶

话虽如此,但【征龙魔导环境】并不是从【神判魔导】成立之初就降临了的。严格来说在【征龙魔导环境】降临前,还有一段以【神判魔导】为中心进行环境变迁的时期,而且很少看到有人提及这段时期,所以笔者想对这段时期进行重点解说。(※关于【征龙魔导环境】以后再进行详细解说)

正如前文所说,【神判魔导】在2013年属于超越常识的穷凶极恶牌组,凭借自己充满狂气的牌组实力轻松击败周围的对手,迅速君临了环境顶点。

几乎每回合都能用的“恶灵之魔导书”、不间断供给“魔导法士 朱诺”的“魔导教士朱丝蒂”、再加上错轴的“注射天使莉莉”等攻击手段,能够抗下这些的牌组几乎不存在。一旦运转起来就连【征龙】都毫无还手之力,理论性能无疑是环境最强。

恶灵之魔导书“自己场上存在魔法师族怪兽的场合,将自己墓地中最多3张名字带‘魔导书’的魔法卡从游戏中除外才能发动。根据为这张卡发动而除外的魔法卡数量适用以下效果。‘恶灵之魔导书’1回合只能发动1张。●1张:选场上1张盖放的魔法·陷阱卡回到持有者手牌。●2张:选场上1只怪兽变为里侧守备表示或表侧攻击表示。●3张:选对手场上1张卡除外。”

“只能在自己·对手的战斗伤害计算时发动效果。支付2000生命值,此卡的攻击力仅在伤害计算时上升3000。”

不过既然用了“理论性能”这个词,那就说明它还是有几个不能被忽视的缺点。

最大的缺点肯定还是手牌事故,这正是【神判魔导】最终也没能突破的、最致命的瓶颈。【神判魔导】从性质上需要抓到“魔导书的神判”和其他魔法卡才能开始运转,属于那种“动不了的时候就是真的完全动不了”的牌组。

实际上这也成了当时的世界大赛上【神判魔导】间接的败因,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手牌事故对【神判魔导】是一个多么大的问题。

但话又说回来,手牌事故对大部分牌组都是一个问题,所以还是几乎不会出现手牌事故的【征龙】比较奇怪。其实【神判魔导】在2013年也算是事故率相对来说比较低的牌组了,其他牌组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当时和现在不同,出现手牌事故才比较正常)

·不太擅长对付1回杀系牌组的时代

换言之“只要不与它进行正面抗衡那或多或少还有一点胜机”

“魔导书的神判”的赚卡能力确实极具威胁性,只要运转起来就不太好阻止了。但入手大量卡牌的时间点终究是在结束阶段,也就是说【神判魔导】真正的攻势要在下个回合才会出现

而且这个时期还没完全凑齐“魔导书库 科瑞森”等等这些稳定初动的卡牌,经常会出现“风暴”抓不到3张牌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最短也要耗费整整2个回合、根据具体情况可能还需要更长的时间进行准备,给了别人一个可乘之机。

魔导书库 科瑞森“自己墓地不存在名字带‘魔导书’魔法卡的情况下才能发动。从牌组选3种名字带‘魔导书’的魔法卡给对手观看,对手从中随机选1张。将对手选的卡加入自己手牌、其余卡牌放回牌组。‘魔导书库 科瑞森’1回合只能发动1张,这张卡发动的回合,自己不能发动名字带‘魔导书’以外的魔法卡。”

再加上初期的【神判魔导】由于牌组卡位的原因无法采用太多的妨碍卡,所以在防御面略有欠缺。当然,如果抓到了“恶灵之魔导书”的话情况就会有所好转,但实际上能抓到“效果遮蒙者”就不错了。

也就是说,当时的【神判魔导】虽然中后期算得上是最强牌组,但在对局初期还是比较脆弱的

因此它在对阵初期就能很好运作的牌组、特别是【3轴炎星】这种兼备稳定性和速度的牌组时就会很难受,虽然赢下一个大分的概率能够保持在百分之五十以上,但也经常输掉小分。(※所以为了对付【炎星】,经常在副牌组放2~3张“性能过剩”)

性能过剩“场上比原本攻击力高的怪兽全部破坏。”

在对阵【海皇水精鳞】【龙骑兵团】等拥有1回杀能力的牌组时也因同样的理由略显颓势。【神判魔导】的典型败例就是“空过后马上被对手满血斩杀”

·“一时休战”的发现 进入几乎无敌的状态

然而这个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决。

那就是滤抽兼防御卡“一时休战”的发现。

·双方从自己的牌组抽1张卡。直到下个对手回合结束时为止,双方受到的所有伤害都为0。

正如前文所说,这个时期的【神判魔导】由于卡池中的配卡还不够充足、在初动方面不太稳定,为了减轻风险不得不搭载各种滤抽。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卡通目录”“哥布林暴发户”等没有发动条件的卡牌,其中“一时休战”成了事件的开端。

卡通目录“从牌组将1张‘卡通’卡加入手牌。”

哥布林暴发户“从牌组抓一张牌。对手获得1000生命值。”

一开始“一时休战”由于会给对手带去资源,所以采用优先级很低,但这种认识仅仅数日就被颠覆了。

因为“发动成功几乎就能确保活过1回合”这个事实对【神判魔导】来说比想象的还要好用数倍

【神判魔导】是一旦运转起来就能发挥出无与伦比威力的牌组,甚至能让对方的赚卡行为失去意义,双方的格差简直就像不是在玩同一款游戏一样。(※能与之正面对抗的可能就只有发动了“超再生能力”的【征龙】而已吧)

“这张卡发动的回合结束阶段时,自己从牌组抽取这个回合自己从手牌舍弃的龙族怪兽、以及这个回合自己从手牌·场上解放的龙族怪兽数量的卡。”

因此让对手抽1张卡所带来的损失可以算在误差的范畴,剩下的问题只有“魔导书的神判”起效果需要1个回合的时间了。然而这“一时休战”本身就自带“肯定可以活过1回合”的功能,相当于出现了“‘一时休战’带来的损失可以由‘一时休战’来弥补”这一奇妙的现象

结果就是,“一时休战”很好地弥补了“初动慢”这一为数不多的弱点,这张卡的发现正式让【神判魔导】以外的牌组没有了一丝可乘之机。而这个时期的【征龙】还没有成为完全体,【神判魔导】的相对牌组实力确实可以称作最强。(※顺带一提,“一时休战”很快就成为了限制卡)

【“暗之卡组破坏病毒”的流行 但是……】

从此以后,“暗之卡组破坏病毒”这一强力魔法Meta卡开始流行。

·将自己场上攻击力2500以上的暗属性怪兽作为祭品献上。宣言一个卡的种类(魔法卡或陷阱卡)。确认对手场上的魔法·陷阱卡、对手手牌、以对手回合计算3回合内对手抽到的所有卡牌,那之内的宣言的种类的卡牌全部破坏。

这张卡与其他“卡组破坏病毒”系列卡拥有差不多的系统,但和其他“卡组破坏病毒”不同,这张卡是专门用来对付魔法·陷阱卡的。这张卡的效果十分强劲,相对的也被设定了很高的代价,比其他“卡组破坏病毒”更挑牌组。

但即便考虑到这点,在面对【神判魔导】时“暗之卡组破坏病毒”依然具有非常高的采用价值

对于牌组大半都是魔法卡的【神判魔导】来说,“暗之卡组破坏病毒”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假想敌,一旦中了它的效果就会进入几乎完全无法行动的状态。

也就是说,能够采用这张卡的牌组可以无视牌组之间的实力差距直接决出胜负,此后“能够召唤攻击力2500以上暗属性怪兽”的各种牌组都开始受到关注。

最早实现这点的就是【3轴炎星】,受到【炎舞】打点强化的“天狼王 苍狼星”就成为了有力的“病毒载体后补”,与之前【4轴炎星】中“血腥魔兽人”+病毒的组合相差仿佛。

天狼王 苍狼星“调整+调整以外怪兽1只以上。场上存在的这张卡被破坏送去墓地时,选择对手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1只怪兽发动。选择的怪兽攻击力下降2400点。”

当然,虽然没有办法做到后攻1回杀,但还是可以在对局最初期提供很强的压制力的。原本【炎星】就因为获得了“速炎星-戴豹”势头正好,这下一定要给大家展现展现前环境顶级牌组的骨气。

另外,同样适合搭载“暗之卡组破坏病毒”的【入魔】【暗黑界】等牌组也纷纷参战,病毒的空前盛况就此到来。特别是【入魔】还能克制特殊召唤,对【征龙】起到了很大的干扰作用,最终成为了一个在谈论【征龙魔导环境】时不得不提(某种意义上)的存在。

·看似有效实则无效 有对策也无法获胜的狂气

很可惜这个病毒环境并没有持续多久,以“可以采用病毒”见长的各种Meta牌组也逐渐衰退。

理由非常简单,【神判魔导】也开始研究“暗之卡组破坏病毒”的对策,结果发现只要从玩法层面上进行改变就可以了

具体来说就是,只要保留手牌中的“魔导书的神判”和“魔导书士 巴特尔”就可以规避损失了,由于“卡组破坏病毒”系列卡牌对抽卡以外的方法加入手牌的卡几乎没有任何影响,所以只要神判开始起效,就约等于“暗之卡组破坏病毒”无效。也就是说,只有对局初期的几个回合之内才有使用病毒的机会,搞不好“暗之卡组破坏病毒”的准备时间会比【神判魔导】的准备时间更长

魔导书士 巴特尔“这张卡召唤·反转时,从牌组将1张名字带有‘魔导书’的魔法卡加入手牌。”

此外还有,对方先出场了“魔导法士 朱诺”导致光用“暗之卡组破坏病毒”也无法取得胜利、对方上手了复数张“魔导书院 拉迈松”导致无法出手、又或者一直被“恶灵之魔导书”干扰完全没有发动病毒的机会等等,【神判魔导】方有很多办法针对“暗之卡组破坏病毒”。

魔导书院 拉迈松“自己场上或自己墓地中存在魔法师族怪兽的场合,1回合1次,自己的准备阶段才能发动。将自己墓地中1张‘魔导书院 拉迈松’以外名字带‘魔导书’的魔法卡放回牌组最下面、从牌组抽1张卡。另外,这张卡被对手破坏送去墓地时,从手牌·牌组将1只等级在自己墓地中名字带‘魔导书’魔法卡的数量以下的魔法师族怪兽特殊召唤。”

巨大的实力差距甚至都不给针对它弱点的机会、又或者可以说是即便针对了弱点也无法轻易取胜,明显已经到了用传统OCG思路不能正面与之对抗的地步。

唯一的例外就是【征龙】,但原本【征龙】就和【神判魔导】属于同格牌组,被使用针对卡后打不过对方也是理所应当的,其他牌组想学也学不来。(※警戒“暗之卡组破坏病毒”导致前期展开变慢,然后输于速度)

结果就是即便使用了对策卡依然打不过,说明它们原本就没有站在同一个竞技舞台上

·“小丑与锁鸟”常态化的世界

在这种痛苦的局面下,终于出现了一丝希望,那就是“小丑与锁鸟”。

·对手在抽卡阶段以外从牌组将卡牌加入手牌的场合,将这张卡从手牌送去墓地才能发动。这个回合,双方无法从牌组将卡加入手牌。这个效果在对手回合也可以发动。

现在作为标准手坑之一而广为人知,但在2013年当时却因很难使用而遭到唾弃,在没有任何活跃表现的情况下沦为了小众卡牌。但作为【神判魔导】针对卡的时候,越看越会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选项

这张卡可以说是当时卡池中的最优解,正是有这张卡的存在,【征龙魔导】以外的牌组才得以苟延残喘。它与“暗之卡组破坏病毒”不同,单体就可以发挥效果,而且不会受到先攻后攻的影响,从此以后便作为副牌组中的必加卡而大为流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玩家终于也会在主牌组中加入复数张,构筑起了目前为止最为隆盛的锁鸟环境。

以“小丑与锁鸟”这种非常有局限性的性能来看,如此高的采用率不可谓不异常,由此可见当时环境中【神判魔导】的威胁有多大。

要说这张卡有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估计是【神判魔导】本人以及它的对手【征龙】也能灵活运用

“小丑与锁鸟”本身是魔法师族怪兽,那么自然可以作为各种需要场上有魔法师族怪兽才能发动的各种【魔导书】的辅助,进入墓地后还能成为“死灵之魔导书”的COST,完全不会浪费。

死灵之魔导书“将自己墓地中1只魔法师族怪兽除外、给对手展示1张这张卡以外手牌中名字带有‘魔导书’的魔法卡才能发动。选择自己墓地的1只魔法师族怪兽表侧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并装备这张卡。另外,装备怪兽的等级上升为发动这张卡而除外的怪兽的等级。‘死灵之魔导书’1回合只能发动1张。”

将来还可以被“魔导书廊 埃图瓦勒”检索,多少也算是又添了一层好处,真不知道这张卡到底是谁的同伙。结果最常见到的不是其他牌组用来对付【神判魔导】、而是【神判魔导】内战时用来互相针对,如此惨状令人不忍直视。(※但是最后在【神判魔导】内战时大家都采用了把“魔导书的神判”留到对手回合使用,所以逐渐也就不用“小丑与锁鸟”了)

魔导书廊 埃图瓦勒“只要这张卡在场上存在,每当自己或对手将名字带‘魔导书’的魔法卡发动,就给这张卡放置1个魔力计数器。自己场上的魔法师族怪兽的攻击力上升这张卡放置的魔力计数器数量×100点。另外,有魔力计数器放置的这张卡被破坏送入墓地时,可以从牌组将1张等级在这张卡所放置的魔力计数器数量以下的魔法师族怪兽加入手牌。”

而【征龙】与这张卡之间的适性比【神判魔导】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基本上除了当作“岚征龙-飙龙”的COST以外就没有什么像样的配合了,但光是这点也不容小觑,毕竟可以在只有2种属性以下的情况下成为润滑剂,还可以让“封印的黄金柜”成为实质上的第二种属性,使用手感就像是“可以当做‘有条件的检索卡’的Meta卡”。

无论如何,这最后的希望也被两大巨头夺了过去,进一步巩固了【征龙魔导环境】。

【总结】

以上就是“魔导书的神判”的相关话题。

不客气的说,这是一张“用屁股印出来的卡”,会被印刷出来这件事本身就令人难以理解。它在所有禁卡的地位也是最顶级的那一批,从诞生到被禁仅仅经过了197天。(※由于近年来环境的战斗力膨胀过于激化,最近也有一些人觉得现在这张卡是不是没有那么过分了

当然了,如果没有“魔导书的神判”的存在,环境无疑会进入【征龙】一家独大的状态,但这种平衡环境的方式实在不可取

对看到这里的诸位表示感谢。

这次的封面:

P站id:42662430

【游戏王环境史·目录】


(原文地址:https://yugioh-history.com/environment/generation-eight-16)


看了游戏王历史:从零开始的游戏王环境之旅第八期16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信息可以看我们的网站里面其他文章,由于文章的篇幅有限可能无法给大家完全解析游戏王历史:从零开始的游戏王环境之旅第八期16这文章的内容,但是我们后续会不断推出更好地文章给大家

相关推荐

GSC《剃须。然后捡到女高中生。》荻原沙优手办

GSC根据《剃须。然后捡到女高中生。》中的荻原沙优制作的手办目前已经开始预订了。本作采用了动画BD第1卷封面插图中荻原沙优蹲在地上的造型。手办预计将于2022年10月发售,售价16000日元,约合人民币900元。...

HKT48熊泽世莉奈宣布毕业!将作为声优活动

HKT48的成员熊泽世莉奈(24岁)宣布了即将毕业的消息。3月25日举办毕业公演,4月2日和3日的交流活动为最后的活动日。在毕业后,熊泽世莉奈称将要作为声优继续活动。熊泽世莉奈从2020年就开始一边进行偶像活动,一边在声优学校学习。通过实际在学校上课之后,开始非常想从事声优的工作。从3月就要从学校毕...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30周年!推出金田一高中时代的新连载

根据天树征丸原作佐藤文也创作的新漫画《金田一少年事件簿30th》,在本日(11日)开始发售的《EVENING》3号(讲谈社)上开始连载。本作是纪念《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系列连载30周年的企划,高中时代的金田一一行人再次登场。第一话名为《神话的故乡》,讲述《八咫乌村杀人事件》的故事。另外,同杂志的《金田...

动画电影《五等分的花嫁》公开预告片

根据春场葱原作制作的动画电影《五等分的花嫁》公开了第二张宣传图和一段预告片。在宣传图中,可以看到五名女主角下定决心的样子。《五等分的花嫁》讲述了贫穷的高中生上杉风太郎与五名女主角的恋爱喜剧。TV动画第一季于2019年1月播出,第二季于今年1月播出。本作剧场版预计将于2022年5月20日上映。...

游戏《传颂之物》新作《单色莫比乌斯 刻之代赎》2022年发售

为纪念《传颂之物》系列20周年,官方宣布了系列新作《单色莫比乌斯 刻之代赎》制作决定的消息。本作将于2022年年内发售,对应平台未定。本作游戏将由菅宗光负责原案与剧本,mi负责角色设计。有关游戏的更多内容,还将于日后公开。不过从公开的宣传片上,可以看到本作的舞台是在《虚伪的假面》和《二人的白皇》之前...